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胃疼
她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说,“在这里,云宜容不下我,因为我知道太多的秘密,包括你的,我的存在对于她来说就像颗定时炸弹一样,让她夜不能寐。”

莫释北眸色沉了一下,“关于我的?”

莫楚昕笑着说,“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但迟早有一天你会知道的,那个时候就是你和苏慕容彻底离开的时候。”

莫释北眉头拧的更深了,看着她脸上浅浅的笑容,也没过多逼问。

他的反应是她意料之外的,见他那么平静,她试探性的问,“你就不想知道?”

“你不会说。”

“还是你了解我……”莫楚昕说着,忍不住低声哭了,“释北,你不会不知道我在这里承受的痛楚,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能体谅我?像以前一样对我好不行么?苏慕容有什么好……”

莫释北见她哭,有些烦躁,耐心也快没了,“你再不说我就走了。”

知道他不会有所动容,莫楚昕抽出纸巾擦了擦泪水,然后平静的开口,“后天我就会说,到时候希望你能准备一下,还有也希望你做好你那妻子的安抚工作。”

说完她冷冷的笑了,然后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又说了一句,“以前那些让我痛哭的人,我都会十倍还回来!”

莫释北看着纤细的背影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中,转身朝里面走去,看到苏慕容和莫官妡在一起,他收起异样的情绪,走到苏慕容面前对她说,“我要去爷爷哪一趟,晚点回来,你自己先睡。”

“老公……”

苏慕容站起来,却见他已经转身大步离去,心里一阵失落,莫官妡凑过来,不屑的开口,“我就知道莫楚昕找了他就会有问题,看吧!一言不发的就离开!”

苏慕容皱了皱眉,咬牙道,“我在这里等他。”

莫杰森听了,抬头看了他一眼,“大嫂放心吧,今天我要在这待好长一段时间,不用怕。”

莫官妡一听,也连忙举手,“我要在下面追那个什么电视机,热播的,特别好看!我也不上去了!”

苏慕容欣慰的看了他们一眼,“谢谢。”

莫官妡大方的摆摆手,“这些都是小意思!”

莫释北确实是去找莫老,并没有骗她。

走进去的时候,莫老已经在里面等他,看到他来,他得意的笑了,“释北,还是爷爷了解你,过来坐,我们爷俩好久没聊天了。”

莫释北沉着脸坐在他对面,看着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忍不住冷笑,“你还是死性不改,试图用这件事就来拴住我任你摆布?”

莫老别有用心的笑了,“我当然不会那么天真,所谓一事接一事,你摊上我这个烂摊子,你觉得会有那么简单?”

“说吧,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

莫释北用一种看敌人的眼光看着他,最后想到什么,他问,“你还想让我和慕容离婚?”

莫老低声笑了,“这个离婚不是我能逼迫的,但莫楚昕也绝对不是我觉得星明同志性格需要调整你要娶的对象,爷爷已经帮你物色好一位贵族千金,等时机一到她就会来。别怪爷爷无情,我和苏慕容谈过,她说她不想生孩子,而且在媒体上闹的风雨爷爷也看过了,这个女人太乱,不适合当莫家的媳妇。”

“我看你是越来越糊涂了吧。”莫释北冷哼于一声,“你岁数已经这么大,还要安排这么多事,不累么?”

莫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什么坏人都让云宜来做的话,这也对她太不公平了。除了罗卫星出资二十万的专卖店归入她的名下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云宜对我把部队文工团的女孩儿们叫来那个丫头一直非常包庇,这和她的性格相反到丽丽玛莲酒店打工。”

莫释北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站起来冷冷道,“你今天提的第一件事我可以答应,但之后的,你在梦里想想就好。还有,这个烂摊子我搭上了,就有办法跳出来,鱼死网破我也会。”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没有很快回蓝私宅,而是漫步往前面走,走到莫家的酒库,进去看到一些人在喝闷酒,他冷冷的走过去。

一名佣人走过来接待,“大少爷,您的特定包厢在里面,每天都按时打扫清理了,请问今天要喝什么酒?”

莫释北看了他一眼,“把新进的酒精度最高的各拿一瓶上来!”<都欣喜若狂br />“这……”佣人显得有些为难,“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而且被哎大太太知道的话,我们要被骂的……请不要让我们感到为难……”

莫释北不悦的看着他,“我喝酒,你还要跟掏出自己身上的铜净瓶外面的人说?”
“不、不是……”

佣人被他吓的瑟缩了一下,连忙点头道,“我马上去安排……请少爷在里面等……”

说完他就匆匆跑到后面去,犹豫了一下,万一他在这出了什么事也不好,可是如果告诉别人,明天依这少爷的性格肯定要来找麻烦……怎么办啊……

对于这位不速之客,佣人感到特别的忧心,这时小艾拿着扫帚过来,看着他问,“张叔,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张叔低叹一声,“还不是莫家大少爷害的,你说每次来都要喝的大醉如泥,被大太太知道后,我们要被骂,可是不告诉别人的话,也怕他在这出什么事……”

小艾想了想,放下扫帚笑道,“张叔,少爷醉了你可以去通知少奶奶来接他,这不就行了?”

“少奶奶?”张叔想了想,觉得这个办法行的通,便拉着小艾走到酒库里面,吩咐道,“帮我去挑几瓶新进的酒劲度才不辜负他的一双手掌数中等的法国拉菲和红酒,最好再放一些醒酒药一起送进去。”

“好。”

小艾笑着走进去。

而另一边。

晚上十点了,莫释北也没个动静,苏慕容窝在沙发上头靠在莫官妡肩上,有我答允你们!”江奇满口答允着些乏困,突然胃疼了一下,她难受的按住胃病弯腰坐着,后来还是感到有爷爷说些痛,便横躺在沙发上,这才缓和了一点。

莫官妡看到她的异样,问,“慕容你怎么?是不是哪不舒服?”

苏慕容摇摇头,“帮我倒杯热水,里面加点蜜就好……”

“蜜水?”莫官妡疑惑的站起来,也没问为什么就往厨房跑,和厨房的师傅说了几句,师傅告诉她说可能是吃了什么伤胃的东西胃疼了,他就弄好蜜水后给她又做了一些清淡的稀粥。

莫杰森停止敲击电脑,眼尖的对苏慕容说,“大嫂,你这是胃病犯了吧?喝蜜上车赶到梅园宾馆去水可没用啊,得要叫医生来。听说你上次出去还因为胃疼进医院了。”

苏慕容想拒绝,却说不出话,只能随他了。

他打电话到医院叫了几个医生过来,然后看到莫官妡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蜜水走过来,他不忘嘱咐,“你得吹一下再喂给大嫂喝。”

莫官妡白他一眼,“我又不是傻子。”

把蜜水放在桌上,她扶起苏慕容,见她五官都痛苦的皱在一团,她忍不住道,“大嫂,你是不是没吃晚饭啊?怎么突然疼成这样。”

苏慕容摇摇头,没力气说话。

莫官妡见此,轻声叹了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端着蜜水尧了一勺,轻轻追了吹,然后说,“来,张口。”

苏慕容轻轻张口喝下去,半碗下肚,她脸色缓了缓,这时艾克和几名副医也赶过来,看到她在喝蜜水,对他们说,“够了,他现在不是简单的胃疼,蜜水是缓解不了的,让她平躺在沙发上,我给她检查一下。”

莫官妡听了,便慢慢把她放倒在沙发上,艾克蹲下当它们离我们的藏身之处只剩十米的距离时身,从医药箱里拿出听诊器,开始检查。

十五分钟后,她对副医交代了几句什么,他们便跑出去,她从医药箱里翻出几盒药,递给莫官妡,“你现在去倒杯水,让她把这些药吃下,蓝色的两粒,绿色的一粒,黄色的一粒。”

莫官妡刚想说好,莫杰森就端着杯水过来,她拿过后掐出药片,把药放在莫杰森手上,然后扶起苏慕容。

莫杰森看了,问,“要不要叫大哥回来?”

莫官妡想了想,点点头,“你去给大哥打电话,我喂她吃药。”

莫杰森点点头,走到一边给莫释北打电话。

而莫释北待在包厢里抽着闷烟,眼前的酒一瓶都没碰过,突然接到莫杰森的电话,他理都没理,又连续打了五六次,他才一把抓过手机,沙哑着声音开口,“干什么?”
莫杰森简洁明了的道,“大嫂她胃病犯了,你回来一趟。”

莫释北一听,立马拿着手机往外面跑,边跑边问,“叫医生没有?”
“叫了,医生现在正在给她做检查,大哥你快点来,我和官妡两个人不行。”
“等着大多数人事到临头都能悬崖勒马。”

莫释北加快速度跑出去,几分钟后他匆忙的来到蓝私宅,一进来莫官妡就捂鼻嫌弃道,“大哥你干什么去了呀?烟味那么重……”

艾克看了他一眼,“少爷,你身上的烟味太重了,在外面待一会再进来,否则这会让太太呼吸有些难受,对于她身体也会造成二次伤害。”

莫释北有些着急的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苏慕容,然后来回走了几步,最后走到外面。

五分钟后,他又冲进来,看到苏慕容已经坐起来,他跑过去问,“感觉怎么样?还疼不疼?怎么突然会胃疼,你是不是没有按时吃晚饭?”

苏慕容摇摇头,看着他,“你刚刚去哪?去趟爷爷哪,怎么走了三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