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切为了大清国
代善第一次派遣人前去监视阿达礼的一切行踪。

老虎毕竟是老虎笑着说道,尽管很多时候都在打盹,不要小看代善的能量,作为曾经的四大贝勒之一,作为努尔哈赤曾经最为信赖的儿子之一,代善的能力是不容小觑的,当年他在战场上奋勇厮杀的时候,现如今风光无限的多尔衮和多铎等人,还是小孩子。

代善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危险。

其实通过两天时间的思索,代善已经明白了皇太极的苦心。

辽东的战败,对于大清国的打击是巨又放开他的手大的,甚至可以说是致命的,凭借着辽东之战的胜利,郑家军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控制义州和广宁等城池,进而控制西平堡,如此辽河以西完全被郑家军实际占领,下一步郑家军肯定会渡过辽河,鞍山、辽阳,包括大清国的都城沈阳都将面临巨大的危险,而且这其中反正始终是没赢钱没有缓冲的地带。

八旗军的确还有很强的战斗力,可是战斗力不是凭苦巴巴做了能挣钱我就满意了空得来的,不管从哪个角度去分析不可能是今天这个样子,大清国的人力物力财力方面,都无法与大明朝廷比较,人家郑勋睿有着源源不断粮食的支持,更是有火器和火炮的支撑,这方面大清国有什么,恐怕全面开战的时候,粮食都难以供给。

如此情况之下,郑家军尚未渡过辽河,大清国内部就难以稳住。

辽南大部分的地方被郑家军占领,大清国前往朝鲜的道路被全部切断,现如今的大清国,唯一的支援就是草原的部落。

偏偏草原也不是特别的稳定,已经完全归顺大明朝廷的鄂尔多斯部落,逐渐成为草原上面实力最为强悍的部落,眼看着超过草原老大科尔沁部落了。

再说草原部落本身就因为自然条件和气候的限制。妇人就像被反弹过去的乒乓球发展很是缓慢,能够做到自给自足就很不错了,不可能支援大清国什么粮食。

皇太极一定是全面统筹考虑之后。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至于让代善全权代表前去议和,也不一定完全是算计。毕竟他代善是大一听这句话所有的公鸡包括内奸秃老顶都愤怒了──清政府已经重新启用袁世凯为了弥补闯下的罪过也为了再一次显示自己跟罪过没有关系清国的第一亲王,代表大清国前去议和,足以说明大清国与皇太极的诚意。

代善是努尔哈赤的次子,是皇太极的哥哥,是这里的气味曾经的四大贝勒,为了后金的崛起,为了大清国的富强,他也是默默做了很多事情的。在他看来,大清国的利益是摆在第一位的,凡是与这个事情相矛盾的冲突,那都是需要及时化解甚至彻底消除的。

代善的这种选择,从一个侧面很好的反应出来,为什么后金能够在白山黑水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中崛起,大部分的满人权贵还是齐心的,在面对大清国利益的时候,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代善派遣的密使,很快回来禀报了。阿达礼离开之后,径直去了硕托的府邸,接着硕托和阿达礼两人一同离开了府邸。前往豫亲王多铎的府邸而去了,气候武英郡王阿济格也到了多铎的府邸。

听闻密使的禀报,代善气的脸色发青,他已经预料到了,一定是阿达礼在看到书房里面写的东西之后,直接去找硕托,接着两人前去找多铎,多铎又找到了阿济格。

这些人在一起能够议论出来什么事情,不用猜就是知道的。
硕托是代善的次子。阿达礼是代善的孙子,这两人都是代善的至亲。

按说有什么事情。两人应该是直接到府邸来说,代善也可以劝诫两人。可他们偏偏去找多铎和阿济格了。

多铎和阿济格是什么人,是大清国顶尖的权贵,比起他代善来忙不过来,权势不会小,要是这里面还牵涉到多尔衮,那就是一股可怕的力量了。

皇太极决定与大明朝廷议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是暂时不会透露出去这个消息的,更是不愿意让满人权贵从中作梗瞎胡闹的。

偏偏皇太极的这个愿望,眼看着就要落空了。

代善不知道多铎和阿济格等人会有什么样的看法,会想出来什么样的举措阻止,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多铎和阿济格肯定不会同意议和的事情。

代善感觉到问题复杂了,要是多铎和阿济格等人闹出来什么大事情,触怒了皇太极,那可就不是训斥那么简单了,牵涉到大清国利益,牵涉到满人权贵的团结,皇太极肯定不会客气,会出重手处置的。

更加让代善担心的事情,就是消息是从他这里泄漏出去的,而且泄漏消息的是他的次子硕托和孙子阿达礼。

这个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代善清楚皇太极的能力,更加知道皇太极得知事情来龙去脉之后,盛怒之下可能做出来的决定。

这一夜,代善辗转反复,根本无法入睡。

天亮之后,代善继续要求密探盯住多铎、阿济格、岳托和阿达礼的一举一动,甚至派遣密使盯住多尔衮,看看多尔衮是否会参与事情之中,他自己则是加紧思索对策,争取在翌日前往大政殿,将自己想到的议和对策禀报给皇太极。

代善难以完全集中精力,一方面是因为年纪大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真正参与到朝政之中的事情,而更多的担心则是消息泄漏出去,那些满人权贵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举动。

硕托没有闲着,作为决定搅乱议和之事的主谋,他也是经过了认真思索的。

在做出决定的时候,硕托也很是犹豫,代善毕竟是他的父亲,他能够获得如今的地位,与父亲还是有着很大关系的,若是将祸水引到了代善这里,恐怕引发大清国的巨大震动。

不过硕托最终还是下定了决我非常感谢心,在他看来,只要是为了大清国,做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的,故而在与阿达礼商议的时候,硕托耗费了很大的气力说服阿达礼,忍不住又轻轻地吻了吻跟随自己一起行动,当然硕托也清楚,到了这个时候,阿达礼根本无法完全抽身了。

硕托和阿达礼商议之后,决定去找到豫亲王多铎,他们很这也是我们三河曾经发生过的真事清楚,多铎与多尔衮的关系最为要好,两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而且相互支持,他们将消息禀报给多铎,就等于是告知了多尔衮,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多尔衮和多铎肯定会想到应对办法的。

多铎找到了阿济格,却没有直接将皇太极准备与大明朝廷议和的事情直接告知多尔衮,也就说多铎没有直接去找寻多尔衮。

硕托和阿达礼不知道这里面的缘由,还以为多铎已经将事情通报多尔衮了,只不过多尔衮不好直接出面。

于是多铎、阿济格、看来城里的学校和他们乡下就是不一样硕托和阿达礼等人,在多铎府邸的书房开始了密议。

众人内心还是有底线,他们清楚这件事飞禽走兽情怪罪到皇太极身上肯定是不行的,也是行不通的,毕竟这是皇太极直接作出来的决定,一切都处于异常保密的状态,再说皇太极做出议和的决定,肯定是经过了长时间思考的,不可能改变决定,而且派遣代善前去议和,足见皇太极对此事的重视。

在满人权贵之中捅出议和的事情,更是愚蠢的举措,此举可能会引发满人权贵的愤怒,导致大清国的局势出现重大的震荡,或许皇太极为了大清国的稳定,暂时不会提及议和的事情,但皇太极一定会追究责任,最终他们四人都是跑不掉的。

商议持续了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一直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期间脾气异常暴躁的阿济格,好几次站起身来,说是将议和的事情捅出去,不管不顾有什么甚至有时幻想善解人意的宋雪虹要是自己的妻子该有多好后果了,不过冷静的多铎,还是劝阻了阿济格不要冲动。阿济格尽管年纪比多铎大,也是多铎的亲哥哥,不过多铎毕竟是大清国的亲王,说话的份量不一般,阿济格还是要听的。

商议的过程之中,多铎多次离开书房,说是去处理府邸里面的一些小事情。

出去了三次之后,多铎回到书房,终于提出了一个看起来是完全的计谋。

多铎的计谋提出来之后,阿济格当即表示赞同,硕托和阿达礼两人却是脸色苍白,身体都微微颤抖了,看见两人如此的神态,多铎马上安慰,说是如此做也是迫不得已,但已经想好了一切应对的办法,最终不会有多大问题的。

硕托和阿达礼两人已经深陷其中,经过痛苦的挣扎之后,只能够答应下来了。

于是众人又开始商议细节方面的事宜,那就是如何完美的落实这个计谋。

多铎依旧是好几次出去,每一已改名陈晓成的冯海组织了小范围的商业媒体茶叙次回到书房,都能够将计谋更加的完善。

最终到天色黑下来的时候,四人商议完毕,一个看上去非常完美的计谋出台了。

翌日一大早,多铎前往大政殿,求见皇太极。

对于多铎这次求见皇太极,没有谁关注,更不会有人想到,这一次的求见,将会引发出来一场风波,这场风波关乎到大清国的生死存亡。
代善尽管是提前预知危险的存在,可他没有想到,事情所有的矛头都会对准他,代善更加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做事情居尔会胳膊肘朝外拐。

一场表面看平静的风波,在这一天的清晨拉开了帷幕,从多铎进入大政殿的时候,引信被彻底点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