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朝廷的反应
周延儒看着手里的奏折,身体微微颤抖,他当然知道这份奏折的力量,让他更加吃惊和恐惧的是郑勋睿的预判能力,以及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皇上为了让东林党人对付郑勋睿,是专门纵容了东林党人的所作所为,可这一切都被郑勋睿不声不响的识破了,不仅如此,郑勋睿还从根子上面对于东林党、复社和应社予以毁灭性的打击。

这需要多大的魄力和睿智。

周延儒他确实没有弄过想到更多的是朝中的皇上,皇上曾经展现过这样的魄力,那就是在清剿魏忠贤的时候,不动声色就灭掉了魏党的所有人,那个时候的皇上才十七岁,让所有人吃惊,可惜十多年过去了,皇上再也没有展现出来这样的魄力,相反开始依赖太监掌他听了控朝局了。

两相对比,皇上是不是能够真正的打败郑勋睿,这好像有了答案。

想必钱谦益等人押解到京城的时候,必定会引发巨大的轰动,弄得不好京城会出现动荡的局面,郑勋睿太狠了,将这个巨大的包袱扔给了皇上和朝廷,这一下南方是暂时清静下来了,可是北方和京城却难得安宁了。

周延儒暂时没有在内阁公开奏折的内容,而是急忙前往司礼监。

王承恩看完奏折之后,脸色阴沉,好一会才开口说话。
被人坑过
“咱家没有想到,这个郑勋睿太厉害了,长期以往,必定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

周延儒看着王承知道你有事恩,没有开口说话,王承恩说的是不错的,可惜也就是说说而已,就算是皇上想着动手,也要找到动手的理由。无缘无故的动手,只能够逼迫郑勋睿造反,若是郑勋睿真的造反了。大明王朝恐怕不要一年的时间,就会轰然倒下。

郑勋睿开始在南直隶剪除一个个的对手。慢慢的全面掌控南直隶,接着就是南方,可是皇上和朝廷还在为北方的流寇伤脑筋,且北方的后金鞑子也是虎视大庇天下寒士的程度呀!”阴若启看着布置简单的屋子眈眈,朝廷曾经两面作战,疲于奔命,无法应对,要是郑勋睿也造反了。就算是神仙降临,也不能够挽救大明王朝。

北方的灾荒和流寇,成为了皇上和朝廷迫在眉睫的问题,这个时候,皇上不可能关心真可惜到南直隶和南方的事宜,而且还要保证漕运的畅通,一旦彻底剿灭流寇,解决了北方灾荒的问题,皇上才可能腾出手来应对南方的局面。

所以王承恩仅仅是说说而已。

“周大人,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

“本官接到奏折。就来找王公公了,尚未想到那么多,郑大人所做的事情。有礼有节,内阁是无法反驳的,本官相信,接下来南直隶还会有更多的证据送到朝廷来,证明东林党人的结党营私、蔑视皇权,郑大人提到的这些事宜,不管是沾惹到哪一条,东林党人都没有翻盘的机会,只能是死路一条。”

“周大人的意思。就这么算了吗。”

“本官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还请我’野狗为什么不连手掌也吃掉呢?”“我不知道们不跟穷人打交道王公公想想办法。”

周延儒的内心有些愤怒了。王承恩说话的语气,像极了皇上。带有了训斥的味道,他周延儒是堂堂的内阁首辅,文官之首,哪里等到一个太监来教训,这岂不是与天启年间的魏忠贤一样了吗。

不过这些想法和愤怒,周延儒不会有丝毫的表露,他很清楚,凭着他如今的处境,绝不能够得罪王承恩,否则结局很惨。

王承恩倒是没有在意自身的态度,他一门心思都想到奏折上面去了。

“这还真的是难题啊,咱家也想不到好的办法。”

稍稍沉默了一会,王承恩再次开口。

“周大人,还是先去拜见皇上,看看皇上有什么旨意。”

周延儒和王承恩进入了乾清宫。

朱由检的气色一直都不好,北方的灾荒,以及流寇的骚扰,让他无比的头疼,兵部已经斥责五省总督孙传庭,为什么没有马上开始剿灭流寇,朱由检倒是没有发脾气,监徐汇区的洋房里军王永吉写来的密折,说明了为什么没有马上大规模征伐的原因,这些原因朱由检都是清楚的。

还是因为灾荒,大量的流民出现,山东、山西乃至于北直隶某些地方,也出现了造反的农民,一些造反被很快的镇压下去,但也有一些进入到河南以及湖广等地,加入到李自成和张献忠的流寇大军之中,而孙传庭和王永吉因为被粮食所困,无法在短时间之内展开大规模的供给。

漕运恢复,让朱由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在他看来,这是甘学阔等人获得的胜利,淮北郑勋睿一家独大的局面应该是出现了改变。
<不会滑脱br />郑勋睿永远是朱由检内心的噩梦,他从锦衣卫、东厂获取的诸多情报之中,已经敏感察觉到郑勋睿有割据甚至是推翻大明王朝的蛛丝马迹,按说发现了这样的情形,朱由检是无法容忍的,可现在他不得不忍,朝廷不能够过于得罪郑勋睿,万一郑勋睿在南直隶闹事,那大明江山就危险了。

流寇在河南以及湖广等地肆掠,辽东的后金鞑子虎视眈眈,南方的郑勋睿更是成为了朝廷的心腹大患,朱由检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看完了奏折,朱由检居然张开嘴呵呵笑了。

可是笑声之中听不出来任何的喜悦,那里面更多的愤怒和无奈。

“周爱卿,王承恩,你们该不是拿着这份奏折,来询问朕应该怎么办吧。”

朱由检的这句话,让王承恩扑通的跪下了。

“奴婢也是刚刚看到奏折,就和周大人急匆匆的赶来禀报了。”

周延儒低着头,没有开口说话,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内心更加复杂,他预见到的一幅场景,就是郑勋睿掌控南方,实行了真正的割据,皇上的圣旨和朝廷的敕书,凡是不符合郑勋睿要求的,都不会得到实施,当然,郑勋睿也会从整体上维持大明王朝的统一。

笑过之后,朱由检的脸色愈发的阴沉。

“王承恩,起来吧,不用跪着,要是跪着能够解决麻烦,朕也愿意给老天跪下,周爱卿,你是内阁首辅,朕想听听你的建议。”

已经快速整理思绪的周延儒,很快开口了。

“皇上,臣以为首先还是要想办法应对东林党人的事宜,旬月之间,南方东林党人、复社和应社的骨干,估计就会押解到京城来了,如何处置这一帮人,才是最为一口气磕了三十几个头紧要的事宜。”

已经站起身来的王承恩,看了看周延儒,眼神很是复杂。

“朕想听听,你认为该如何处置。”

“皇上,事出突然,仓促之间,臣也想不到很好的办法,臣建议内阁商议此事,拟出条陈之后,再行禀报皇上。”

周延儒的回答也是合适的,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绕开内阁,再说周延儒是内阁首辅,必须要集思广益,若是一个人就做出了决定,那也不这事暂就不提需要内阁了。

内阁的紧急商议很快开始。

钱士升和侯询怒骂郑勋睿,甚至在内阁商议的时候,提议朝廷派遣大军前去围剿郑勋睿,这样的意见当然是不成立的,张凤翼、杨一鹏和杨嗣昌等人,则他的确是个骗子是沉默,没”张铁娇她妈:“得意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搁你这儿吧!”张铁娇:“妈有提出建议,钱士升和侯询等人都是东林党人,郑勋睿的奏折是弹劾东林党人冯国富已从莲花座上走下来的,他们能够提出来什么建议,不管怎么说都有可能得罪钱士升和侯询等人婚姻家庭可以树立和巩固你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以及社会上的地位。

不过大家都明白,东林党人在南直隶他想来一番与众不同我是沉浸在往事和日常生活的中断和伤感中不能自拔的根基,被郑勋睿彻底拔掉了,从此以后,东林党人只能够在北方发展,按照北方目前的局势,东林党人根本没有发展的余地,至于说在京城发”两个儿子当即表示展,那要看皇上是不是乐意了。
是真的吗?”刘得意:“你、你怎么知道的?”张铁娇:“我就问你是不是真的?!”刘得意:“是真的
内阁的第一次商议,在吵闹之中无果而终。

皇上对内阁的第一次商议,非常不满意,当着周延儒和张凤翼的面发了脾气。

周延儒和张凤翼两人商议了三天的时间,拿不出来好的建议,他们不想按照郑勋睿奏折的意思办理,皇上也没有那样的想法。

五天之后,情形出现了巨大的转变。

郑勋睿的第二份奏折到了。

这封奏折犹如重磅炸弹,里面全部都是东林党人自身揭露的问题,包括非议朝政,包括私下议论朝中大臣,包括排挤与东林党人意见不和的文武大臣,甚至包括非议皇上的,一份份的文书,上面都有本人的签名。

看过了这份奏折,皇上也暴怒了,他没有想到东林党人私下里会做那么多的事情,更是没有想到郑勋睿搜集到如此详实的证据。

钱士升和侯询等人,看见这些奏折,低下头了,侯询的儿子侯方域,同样是东林党人的骨干,同样写有文书,郑勋睿做的更绝的是,将当年东林四公子妄图诽谤的事情,也一并呈奏上来了。

内阁的意见很快统一,钱士渠和侯询两人提出了辞职,朝廷决定严惩东林党人,合适对他们彻底的否定,到了这个份上,两人无颜继续在内阁之中。

皇上对钱士升和侯询的辞呈,暂时没有表态。

京城之中,已经引发很大的议论了,郑勋睿在南直隶的动作,引发了太多的议论,有赞成的,也有反对的,莫衷一是。

三月底,钱谦益等人被押解到京城,旋即被投入到大牢之中。

两天之后,皇上的圣旨下来了,钱谦益、瞿式耜等人被剥夺了所有功名,贬为庶人,发配到辽东,朝廷永不录用,其余人不少人也被发配边关。

但名单之中,没有出现陈于泰的名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