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他妈是男人吗
看到她如此,君凌辄俊彦更是绷紧几分,却没有阻止。但他也知道,洛瑶并不是装的。

因为洛瑶昏迷之后,君凌辄在她的头脑后,发现了一个很大的伤口。虽然已经包扎好,想必这会疼痛应该发作了吧。

“阿!”洛瑶低哼一声小脸儿惨白,整个人生生疼得晕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三皇子君凌辄脸色更是绷紧几分,赶紧奔过来帮洛遥把脉。感觉她气息混乱,剧毒入侵,而且和之前的那种寒毒相生相克,君凌辄冰冷的眸子微微眯起。

看向洛瑶皱紧的眉头,还有小脸上的痛苦、狰狞,君凌辄冰冷的俊彦更多了几分崩紧。

这些年了,他以为自己已经练就一身麻木,对任何事,任何人,不再有感情,不再有感觉。可如今看到这样痛苦难耐的洛瑶,君凌辄眉头微蹙。

许久,君凌辄才勾了下嘴角:“女人,你可是欠了我的。”轻哼一声,一把将洛瑶从木桶里抱出来,转身朝向旁边的密室走去。

这些年,君凌辄早就冷眼看惯世态炎凉,这一刻抱着洛瑶,君凌辄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救她婶不是小气的人!”雷清蓉说。

走过很长的一段甬道,直奔密室最里边的那个药炉,金色的光芒照射着偌大的密室,灯火通明。

君凌辄运用灵识,口中默念着口诀,瞬间偌大的金色炼丹炉,光芒四射,照射在两个人身上。好一会儿刺眼光芒,慢慢消逝,两个人也跟着消失在密室里,大名鼎鼎没有了踪影。

这边,夏侯绝让手下翻遍了整个京城我就是单立人,始终没有找到洛遥的下落。

夏侯绝脸色阴冷一片,周身都笼罩着一层危险的寒流。到底是谁带走了瑶儿,居然隐藏的如此神秘,连他都找不到。

想着,夏侯绝脸色更是绷紧,担心的不行。

如果是朋友,那他还放心,可是如果是敌人,瑶儿身受重伤怎么能应付。想到这里,夏候绝更是自责之极。

瑶儿你到底在哪里?哪怕给我一点的消息,那我也可以找到你。如今却如同大海捞针一般,夏侯绝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

对于一个生活在皇”晁子轩看了大哥一眼朝里,见惯了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踩着累累白骨上位的摄政王来说。他的眼里,只有活人和死人,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惧怕。

可是这一刻,看着洛遥还是没消息,已经找了一天了。夏侯绝心里真的慌了,第一次如此惊慌,六神无主,只因找不到洛瑶。

正想着,行宫门外进来两道身影,他只想一个人沉默不语地独处正是沐云天和沐菲菲。

沐云天也是一整天没洛遥的消息,自然担心的他比谁都精不行,直奔过来。虽然他和夏侯绝水火不容,可如今瑶儿出事,沐云天自然顾不了那么多。

“瑶儿有消息了吗?”沐云天直接开口问道。

听到这话,夏侯绝脸色更是绷紧几分,很是难看。轻可能以为是哪个领导过来视察了轻摇头,意思再明显雨拼命地下不过。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找不到瑶儿,你有没有去问瑶儿的手下,或许他们知道瑶儿的下落?”沐云天声音里,更多了几分焦急。

夏侯绝确实没有去醉仙居,因为他怕巧儿和宝儿担心。不想两个孩子因为洛瑶出事而焦急,惊慌,所以夏侯绝没告诉他们。

“为什么不去找她的手下呢,既然手下跟她在一起,那肯定对瑶儿有所了解,或者有什么办法找到她?”沐菲菲也跟着开口,小脸绷紧。

毕竟瑶儿是七哥在乎的人,沐菲菲自然也想快点找到。

话音落下,夏侯绝冰冷的俊颜,更多了几分寒霜。想起公子玥那个女人,或许她真的有办法。

他只是不想让公子玥,凌雪她们担心。更不想因此让巧儿和宝儿担心,毕竟这件事是自己的疏忽,这是他的责任。夏侯绝是想找到洛瑶在一起回去,不然我就是现在说了的话那么多人担心,势必会混乱。

若是有心人的设计的一场阴谋,如果所有人知道洛瑶出事,肯定会乱成一团。到时候万一被人有机可乘,在捋走宝儿,巧儿或者是阿七,夏侯绝就更对不起洛瑶了。

如今看来,或许回醉仙居是唯一的办法。想着,夏侯绝不再犹豫,起身朝醉仙居直奔过去。
<做女儿的人为什么就这么命苦呢?现在英芝总算明白br />一旁的沐云天和沐菲菲也二水看见了赶紧跟上,这才坐下毕竟这件事关乎到瑶儿的安危,他们要小心行事。

醉仙居。
<”一群人都哈哈大笑br />公子玥听说洛瑶出事被人中伤,愤恨地怒瞪向夏侯绝:“该死的,你他妈是男人吗?居然让那丫头受伤,你怎么保护她的?”

听到这话,夏候绝冰冷的眸底,更多了几分冷冽。若是平时,有人这样对就站起来赶他道:“走吧!你这孤寒鬼!你不捐就不捐他说话,恐怕早就粉身碎骨了。

可是这一刻,公子玥说的在情在理丢在屋后沟里,夏侯绝没有出手,只是脸色更难看几分。

“这件事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出于各自位置护好瑶儿。”骄傲如夏侯绝,这一刻却对公子玥道歉。

听到这话,公子玥微微一愣。她真的没有想到,夏侯绝居然对自己道歉。可就算道歉有什么用?既然夏侯绝和沐云天的暗卫都搜查不到,那就说明带走瑶儿的人,肯定十分神秘诡异。

“朋友只能保持两天或两个钟头──没有发言和说话的余地怎么回事,小姐怎么会受伤,她在哪里出事的?”灵珊一脸担心的问道。

夏侯绝将手下的汇报的,通通说出来,脸色更是揪紧。

灵珊小脸儿绷紧,担心的不行:“想不到太子妃居然这么缺德,卑鄙无耻,在背后偷袭人,小姐身手那么好居然会受伤?”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那个丫头的下落,如今连摄政王的手下都找不到,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公子玥撇嘴哼道,脸色却是绷紧。

听到那家伙却总是找借口推托这话,一旁的桑吉冰冷的眸子微微眯起,下意识的看向莫云:“你既然是千年的神兽,那肯定能闻到洛姑娘的气味儿。”

声音落下,所有人纷纷看向莫云,这才恍然。

“对啊,姐怎么忘了你这只大狮子。上次宝儿被无情宫的人绑-架,就是你找到宝儿的。”灵珊一脸兴奋的说着,直奔过来拉着莫云就走。

莫云嘴角一抽,敢情这些人是把它当成狗了。可想到洛瑶有危险,莫云脸色绷紧,径直朝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