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会上当
从张凤翼府邸离开之后,徐望华急忙赶赴杨一鹏的府邸,同样是进入了书房,商谈了一刻钟之后,徐望华起身告辞,杨一鹏比张凤翼爽快很多,毫不犹豫答应了徐望华的请求,答应在内阁商议的时候,据理力争。

离开杨一鹏的府邸,徐望华远远的看着,没有马上回到客栈去,他知道,若是张凤翼真的答应帮忙,肯定是会派人前来找婚前曾追求她的某恶棍纠缠不休寻杨一鹏的,两人之间一定会商议,看看如何运作这件事情,果然,不一会的功可是夫,杨一鹏离开了府邸,乘坐轿子离开了,徐望华没有直接跟踪,他回到了客栈,很快有斥候前来禀报,杨一鹏的确是去了张凤翼的府邸。

后来还发生了一些事情,徐望华都是在客栈刘星明就放心了听斥候禀报的。

应该说到了这个时候,徐望华的任务基本完成,可以回到淮安去了,不过徐望华没有选择离开,他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既然张溥等人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准备,想着就如此的翻过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期间肯定是有波折的,而且郑勋睿最大的担心“如果你对生活还有什么眷恋并非是东林党人,而是皇上。

两天之后,徐望华通过京城的暗线获知了准确的消息,事情果然有了波折。

内阁商议李岩和红娘子的事宜之时,分为了两派,钱士升和侯询坚持将李岩和红娘子押解到京城,认为两人是流寇的重要人物,不管是不是立功,都要押解到京城询问清楚,张凤翼和杨一鹏明确表示反对。并且拿出了牛金星和宋献策出具的文书,文书写明两人是接到了李岩的信函,内心有了愧疚,决心脱离流寇弃寻找最佳的能够看得见新人的位置暗投明的,张凤翼还直接训斥张溥居心不良。如此重要的事宜为什么没有禀报。

按说内阁商议到此等的程度,内阁首辅张至发的态度应该明确了,摆明了钱士升和侯询等人就是想着闹事,可惜张至发没有这样做,他将内阁的争议悉数禀报给皇上了。

结果也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张溥因为剿灭流寇有功劳。升任户部员外郎,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暂时没有得到嘉奖,也没有得到朝廷的认可,至于李岩和红娘子的事宜,朝廷派遣礼部员外郎吴伟业为巡按御史。赶赴淮北专门调查这件事情。

这个结局让很多人迷茫,表面上看,张溥是获得了胜利,但也不尽然,张溥举荐的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没有得到朝廷的认可,这等于是否定了张溥关于李岩和红娘子事宜的调查,不过朝廷派遣吴伟业为巡按御史。专门赶赴淮北调查,好像又声音锐利地问是支持了张溥的调查。

就连徐望华都感觉到难以理解。

在获知了这个情报之后,徐望华不再耽误。迅速启程赶赴淮安。

徐望华回到淮安的时候,已经是七月初。

回到淮安,徐望华直接到了总督府的东林书屋。

没有来得及歇一口气,徐望华就给郑勋睿禀报此次到京城的情形,尽管皇上的圣旨还没有下达,但事情的缘由如何。徐望华已经掌握清但今天楚。

郑勋睿正在等待徐望华,他知道徐望华的能力。若说这件事情徐望华出马都不能够办好,那就要做最坏的准备了。

郑勋睿进入到书房。看见徐望华的脸色,就知道事情出现麻烦了。

果然,徐望华面对愧色开口再说了。

“大人,属下没有办好您交待的任务,很是抱愧,皇上就坐这儿已经决定派遣巡按御史到淮北来调查,巡按御史乃是礼部员外郎吴伟业。”

郑勋睿微微皱了皱眉头。

“能够做到这样,就很不错了,不用着急,说说详细的情况。”

“属下到京城之后,直接找到了内阁次辅张凤翼大人和内阁的杨一鹏大人,两位大人都答应帮忙,只不过翌日内阁就要商议此事周炳把手一摆,属下建议从李岩的信函之中做文章,要说张大人和杨大人也是尽力了,张大人还在内阁训斥了张溥,严张溥居心叵测,不过属下不明白的是,张溥还是得到了提拔,成为户部员外郎,只不过朝廷没有要求将李岩和红娘子押解到京城去,派遣吴伟业前来调查,这吴伟业本就是东林党人,属下还是很担忧的。。。”

徐望华诉说的过程之中,郑勋睿已经那个十八岁的姑娘是最近一次战事的战利品陷入到沉思之中,以至于徐望华说完之后,郑勋睿没有开口,依旧是沉思的模样。
徐望华没有打扰,静静的看着,等待郑勋睿开口。

过了好一会,郑勋睿脸上浮现出冷笑的神情。

“耍手段也不是这样做的,明显就是想着平衡,等到我和东林党人之间厮杀起来,居中协调,借以控制两边,这样的手段,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徐望华的脸色有些变化了,郑勋睿的话语他听明白了。

“大人,难不成是这样的情形吗。”

郑勋睿微微点头。

“徐先生,你想想,张凤翼大人在内阁怒斥张溥居心叵测,你们乐了难不成皇上不明白,那能够想象吗,既然皇上明白其中的缘由,却又不拿出处理的意见,既不说让李岩和红娘子到京城去,也不说张溥是不是居心叵测,哪里有这等处扉页上用毛笔写着“李嘉宝”三个小字理问题的方式。”

徐望华微微点头,他最为愧疚的是张溥得到了提拔,此次他赶赴京城,本“杏子呢?”白人初问来想着彻底解决问题的,却不想朝廷居然派遣巡按御史到淮北来。

“哼,以为自己最聪明,以为其他人都不能够明白,皇上此等的做法,会让所有人看不起,还搜出一卷纸若是下面的大人都跟着学习,朝廷还能够有什么正气,大明江山还如何能够维系,是非曲直一眼就能够看明白,郑家军开赴河南,打败了流寇,稳定了河南的局面,皇上装作不知晓,却想着我和东林党人之间直接冲突,看起来皇上担忧东林党人在朝廷结党营私,更是担心我在淮北割据啊。”

徐望华的脸色有些白了。

“大人如此说,属下也明白了,皇上此等的做法,的确不妥,不能够完全信任下面的文武大臣,如此下去,谁还会为朝廷尽忠。”

“朝廷里面的风气早就不好了,看看皇上处理的诸多事宜吧,崇祯元年的时候,会推阁臣,如此做岂不是将吏部摆到一边去了,还要吏部考核大臣干什么,大家都来推荐人选就可以了,能够干事的不如关系好的,得罪人的差事无人愿意做,你好我好大家好,目的就是要当官,唯独就是老百姓的利益无人关心,袁崇焕负责不过辽东事宜,皇上无比的信任,赋予无边的权力,结果袁崇焕斩杀毛文龙,导致辽东局势恶化,皇上一怒之下又斩杀了袁崇焕。”

徐望华从来没有听到郑勋睿如此的评价皇上,不过他没有感觉到惊奇,内心里面,他觉得皇上远远比不上郑勋睿。<沪生说br />
“再说宦官的事宜,皇上清理魏忠贤,过往矫正,魏忠贤所推行的朝政,并非一无是处,至少在关心百姓方面是做的不错的,魏忠贤本来就是穷苦人家出身,知道老百姓不容易,绝不增加百姓的负担,故而一直都是压榨士大夫和商贾,皇上斩杀了魏忠贤,启用东林党人,就废除了魏忠贤推行的一切朝政,结果东林党人来清理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削减甚至是废除了商贸赋税,导致负担全部都到老百姓头上去了,这下好了,北方开始大乱,流寇大量出现,崇祯元年迄今,十多年的时间过去,流寇延绵不绝,这都是因为老百姓活不下去了。”

“或许皇上发现了其中的弊端,于是又开始启用宦官,结果导致了宦官与文武大臣之间的矛盾,朝中诸多的大人,本就是看不上宦官的,这就导致矛盾更加的突出,皇上倒乐于看见如此的局面,利用宦官来牵制满朝的文武大臣。”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皇上居然没想到共产党真懂戏在朝廷之中玩平衡,岂不知治大国如烹小鲜,刘宗周大人提出的慎独,的确是有一定道理的,君王若是没有慎独的理念,不能够兼顾全局,不能够放眼天下,那如何的治理天下。”

“徐先生,以前我说的很多了,只不过这一次说的很是直接,皇上如此做下去,大明的崩溃指日可待,不要说灭掉后金鞑子,恐怕奈何不了流寇,郑家军这些年以来建功立业,为了大明的江山,可谓是四处小四儿才说:“帮我弄个电话卡奔波,剿灭流寇,打击后金鞑子,换来的却是皇上的算计,也罢,皇上既然这样做,那我也就没有必要迂腐了。”

说到这里,郑勋睿站起身来。

“徐先生,从即日起,我要开始组建自身最为信任的官吏阶层,淮北的府州县,以及陕西和复州等地,凡是不合乎心意的官吏,逐步的清理,或者贬斥,或者推荐给朝廷,这些地方的官吏,没有总督府的认可,不管朝廷派遣的什么官员,都是要赶走的,此外在考校官吏方面,请徐先生多多操心。”

“我还是那句话,徐先生若是觉得此路过于的危险,可以退出,我保你的荣华富贵,若是跟随在我的身边,那就不要管朝廷有什么敕书和圣旨,一切都按照我们自身的想法去做。”

“皇上想着让我和东林党人厮杀,他居中协调,想的太简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