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体内有封印
痛!

当司马幽月的意识慢慢回笼的时候,痛是她唯一的感觉。

“月月醒了!”小吼我送你回学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嗯,看样子是醒戏剧在中间就被这么腰斩断了了。”小灵子略带傲娇的声音。

“可是主人怎么还没有睁开眼睛?”玲珑担忧的声音从司马幽月的……下巴传来。

“玲珑,你不要趴在月月的肚子上啦!会压着月月醒不过来的。”小吼飞过去,将玲珑提了起来。

玲珑动了动,挣脱小吼的爪子,落到亚光背上,狠狠的剜了小吼一眼一眼。

“主人应该已经恢复意识了。”亚光在司马幽月身上嗅了嗅,说。

玲珑看着一旁透明的的身影,嘟着嘴说:“喂,我们守着主人就是了,你这家伙跑出来做什么?”

“哇,莫不是看上月月了吧?”小吼朝魔刹吼道,“先说啊,月月是我们的,你不要跟我们抢!”

魔刹淡淡的瞥了几只兽兽一眼,并不理会它们,转而将目光落到司马幽月身上,目光幽深。

小吼看了看魔刹,又看了看司马幽月,这家伙这么看着月月做什么?有问题!

司马幽月听着小吼它们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觉得脑子快要炸开了,可是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等我醒来再收拾你们几个!”司马幽月忍不住想。

虽然眼睛睁不开,但是她的意识却异常清醒,身上的神经也更加敏感,身上每一处疼痛都放大了好几倍。

她觉得自己快要被疼的再次晕过去的时候,身体某处突然咔擦一声脆响,接着一股冰凉的气息从小腹冒出来,游走过四肢百骸。

随着那股气息流过,灼热的疼痛慢慢减轻,最后消失不见。

那股气息游走了几遍后,又回到了小腹处,沉寂了下去。

司马幽月慢慢睁开了眼睛,已经不见了小吼他们的身影,估计是看到她没事又跑去玩了。

“主人,你醒金狗说:“小水了。”亚光看到司马幽月醒来,激动的说。

司马幽月坐起来,首先看到的不是亚光,而是坐在一旁的魔刹。

这家伙怎么出来了?

她揉了揉额头,说:“亚光,我昏迷了多久?”

“昏迷的时间不长,小半天就恢复意识了。不过恢复意识后,你又睡了两天半,所以算起来已经过去三天了。”亚光在另外一边回答说。

“三天?”司马幽月惊讶的看着亚光,确定它没有夸大其词后,心里嘀咕不已,自己不过觉得过去了一会儿,怎么就三天了?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光滑无痕,和以前一样。
她记得丹炉她估摸着说爆炸的时候,飞溅的碎片将手背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现在怎么没有了?

“恢复了。”魔刹突然开口说。

司马幽月诧异的将目光转向魔刹,他那句话是说自己手背上的伤口恢复了?

“很惊讶?”魔刹看着司马幽月,“不仅手上的恢复了,你身上其他地方的伤也恢复了。”

司马幽月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伤,果然已经没有感觉了。
“怎么……会。”司马幽月掩饰不在心里的惊讶,看着魔刹问:“是你给我疗伤的?”

魔刹摇摇头,说:“是你自己。”

“我?”司马幽月怀疑的指着自己,明显不相信魔刹的话。

“主人,真的是你自己恢复的。”亚光在一旁说,“你在昏迷的时候,你身上的伤就一点一点好了,当时还将我们都吓了一跳呢!”

“真的是我?”司马幽月还是觉得这事情太玄乎,不过亚光性格老实,也不会骗自己这个主人,它都说是自己恢复的,那应该是真的。

可是她什么时候有这么牛掰的自愈能力了?

趁着她发愣的时候,魔刹突然飘了过来,来到司马幽月跟前,将她吓了一大跳。

“你干什么?!”看着突然放大的脸,就算很好看,也很吓人好不好!

“你的身体有问题。”魔刹在司马幽月身上嗅了嗅,冷冷的说。

司马幽月看魔刹像看猎物一样的看着自己,下意议论纷纷起来识去推他,手却在他身体穿过了。

到处贵重收藏“我有什么问题?!不就是有些彪悍的自愈能力!你才有问题呢!”

魔刹离开司马幽月,说:“你的身体被封印了!”

“封印了?什么封印?”司马幽月站起来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啊。

“你见过谁的身体被爆炸气他们原本不认识流所伤,在不吃丹药的情况下,两天就能自愈的?”魔刹说。

“貌似没有。”司马幽月说。

“你以前有过这样的经历吗?”魔刹再问。

司马幽月在记忆里想了想,摇了摇头。以前这身体经常受伤,可是每次都是靠丹药才好起来的,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景。

“难道我这自愈能力,跟你说的封印有关?”司总让我感到虚荣和自尊的失落马幽月看着魔刹问。

“在爆炸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魔刹说,“我想确定是不是它,可是你一直在昏迷,我没办法。”

“怎么确定?”司马幽月问,“还有,你说的封印是怎么回事?”

“你要让我确认过,我才能回答你的问题。”魔刹说。

“你先说确定的方法。”司马幽月不信任的看着魔刹,这可是个大魔头,要是他耍什么花招的”文堂也笑了话,自己被他卖了还得给他数钱。
“我进入你身体。”魔刹说。

司马幽月一听火了,朝他吼道:“我就说,你肯定是在打什么歪主意!让你进入我的身体,万一你来个夺舍怎么办?或者你伤了我的身体怎么办?我才不会同意你这么做!”

魔刹没想到司马幽月反应这么大,说:“我不望眼过去会伤害你!”

“切,我才不信!”司马幽月说,“我查过资料了,书上说,魔族的人是最没信用的,你现在说不会伤害我,等你进了我的身体她说:“其扬反悔了怎么办?不要!”

魔刹看着司马幽月那鄙夷的目光,心火大起,身体周广州三家巷的老树枇杷刚刚成熟围竟然形成了一个漩涡。

“干嘛,被我说中了要灭口?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司马幽月朝魔刹吼道。
魔刹身上的气息慢慢减弱,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要不是地面的沙粒不一样了,司马幽月还看不出刚刚他发火了。

“我没办法伤害你。因为……我们之间有着契约关系。”魔刹缓缓说出这话,成功将司马幽月惊得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