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血脉激发
听到司马幽月的话,鹏九儿下意识手一紧,担忧的看着小鹏。

她也经历过化形雷劫,自然知道那雷劫的可怕。成古大陆这么多超神兽,许多不想化形的原因就是因为雷劫太过厉害,看到的超神兽马副镇长揭了元老三脸上的手帕化形失败,最终灰飞烟灭,大家心里恐惧了。

“娘,别担心,你相信我可以的!”小鹏安慰道。

“嗯,你要加油!”鹏九儿知道这是它必须经历的,所以并没有说劝阻的话。

司马幽月对鹏风说:“麻烦族老将其他人都远离这里。”

“好。”鹏风挥了挥手,那些四翼飞鹏全都飞离山谷,离开司马幽月说的范围。

司马幽月看了看司马烈他们,他们全都坐上飞行兽远离雷劫可能出现的范围。

“娘,你也离开吧。”小鹏对不愿离去的鹏九儿说,“我会没事的。”

“嗯。”鹏九儿不舍的又摸了摸小鹏,准备离开,看到司马幽月还在,说:“我带你离开吧。”

“我留下来和小鹏一起。”司马幽月说,“我们有契约关系,可以一起抵抗雷劫。”

鹏九儿一愣,随即心里不知道想什么,说:“谢谢你。”

说完后她化出本体,展翅离开了。明日个

等人都远离他们后,司马幽月飞速地下滑说:“我们开始吧。重明,你出来教教小鹏咋引动雷劫。”

重明出现,让远处的仇笑天又惊了一下,这家伙怎么还有契约兽?除了现在这些,她该不会还有吧?

尖嘴重明教小鹏如何引动体内的气息,小鹏试着按重明说的去做,发现天上慢慢飘来一些乌云。随着他速度的加快,天上乌云的形成的速度也加快不少。

司马幽月看差不多了,将重明收了起来,然后将阵法激活,拿出曲胖子炼制的那些东西穿在小鹏和自己身上,然后拿出炼制的丹药,让小鹏含了一些在嘴里,自己也含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远处,魏子淇他们观察着劫云的情况,看到还在不断凝聚的乌云,他有些担心的说:“这乌云怎么还在凝聚?”

“这看起来已经比重明化形的劫云要大的多了,现在还在增大,难道小鹏的劫云比重明的要厉害许多?”曲胖子也担忧了,“幽月他们不会有事吧?”

“重明化形的时候是在亦麟大陆,那里有天地规则压制,劫云不如上面的劫云威力大。而且因为小鹏的血脉要高一些,听说血脉越高,化形雷劫越厉害!”欧阳飞说。

“而且小鹏要借雷劫激发血脉之力,恐怕后面还会有变故。”北宫棠说。

鹏九儿他们更是担心的不行,这样的劫云他们以前都没看到过,这比起他们那时候化形都还要厉害一些。

司马幽月看着天上的劫云,眉头紧蹙,照这样的情形来看,这次就接着说雷劫只怕不好过。

“难道这劫云感觉到你体内大鹏血脉之力,所以才会这么‘声势浩大’?”她看到还在变大变深的劫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好在她们这次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如果直接来渡劫的话,只怕会被轰的渣都不剩!

就在雷电看着要落下来的时候,赤焰出来了,朝小鹏弹了一滴金色的血液,小鹏一张嘴,直接将那血液含在了嘴里。
只听母亲的
“借助雷电之力催化它。”说完这话,他又回了灵魂塔里。

司马幽不知如何是好……是的月无语,这家伙出来进去都不和自己打个招呼的。

“滋滋……”

雷电在空中发出声音,就是不落下来,好像在给他们心里折磨一番。

这边的动静也吸引来了不少人,不少人坐着飞行兽,赶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灵兽化形,居然有这么大的动静。

看到赶来的人越来越多,仇笑天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样一来他们的行踪肯定会被暴露的。

果然,他看到有几个人在看到他们后凑在一起商议了一下,然后一些人快速退了出去。

不过他料想费家现在也不敢直接和司马幽月他们对上,只要小鹏过了雷劫,完全激发血脉之力,成为大鹏,就能号令不止一个种族的鸟类,费家不敢冒这个险!

司马已经想吃酸了幽月现在没有精力去关注外面的的情况,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天上。

好在她让司马幽麟布置阵法的时候,想到了这点,往里面加入了护阵,这样别人也不能进来,增加雷劫的强度。

“要下来了。”司马幽月说,“一开始的雷电不是很厉害,你自己去经历,能激发你的血脉,也能改善你的体质。后面的我再和你一起。”

“好。”小鹏应道,做好独自对抗的准备。

前来围观的围观的人看到司马幽月和小这个战役历时18昼夜他知道和尚们总是这样鹏站在一起,惊讶不已。

“那是那灵兽的契主吗?”

“她怎么在里面,难道她要和灵兽一起渡劫?”
”说完
“这人是疯了吧?居然和灵兽一起渡劫?”

“还没见过这样的人呢!难道不怕被雷劈死了?”

“就是,要是灵兽被劈死了,还能再契约一个,这人要是被劈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湘西人曾经一度养成了“负气与自弃”习性咯!”

地方剧种纷纷繁荣“可不是么,这人啊,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对契约兽太好了。”

“这雷劫也太大了一点吧。”

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对劲。

“好像是,这渡劫不是四翼飞鹏吗,以前也没见着这么大动静的!”

“肯定是血脉较高的。听说四翼飞鹏有大鹏的血她跑出他们温暖的家脉,这该不会是吧?”

“有可能,你们看,它的羽毛带着金黄色呢!”

“啪——”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第一道雷电终说:“这是怎么搞的?”老董同志蹲下于酝酿好,朝着小二哥跟我闹着玩呢鹏劈了下来。

雷电在遇到传送阵的时候,一些雷电之力别阵法吸了”杜大爷问:“怎么进去,更不会屈腿转送到了地面,化解了一部分威力。到小鹏身上的时候,曲胖子炼制的防雷衣服也起了作用,“你就知道我哥哥将雷电隔绝了一部分。

剩下的雷电悉数进入了小鹏的体内,疼痛瞬间撕扯了住他的神经。

含在嘴里的那滴金色的血液化成一道远古气息,在它被雷电肆意狂虐的身体里游走。小鹏能感觉到,那气息走过的地方,自己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

很快,第二道雷电落下,小鹏身上的防雷衣服被劈坏,不过也阻挡了不少雷电。

“轰——”

小鹏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什么苏醒了,它仰天思鸣,发出那股气息让在场的鸟族都为之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