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内院禁区
拓跋寒这才知道司马幽月的意思,进到内屋,果然看到一个大的木桶,里面覆盖着厚厚一层药材。

他将衣服脱掉,然后踏了进去。

司马幽月走了进来,她手上还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好些瓶瓶罐罐。

她用脚勾了一根凳子过来,将托盘放上去,然后拿起其中一个瓶子,打开盖子,将里面的汁液倒了进去。

碧绿色的,鲜红色的,墨黑色的,各种颜色的汁液倒进去,原本安静的水再请你来过目开始沸腾。

拓跋寒有些惊讶,刚想运气灵力抵御,头顶便传来她幽幽的声音。

“这个不是因为温度高才沸腾的,是药性的原因。不会烫伤你的。你现在不能运用灵力,不然我无法进行下一步的治疗。”

人家都这么说了,拓跋寒便让自己放松下来,这温度虽然有些高,却不会让他很难受。

“幽月,以前都只是扎针就好了,为什么这次会弄这个?”他有些不解,心里有一种想法,却又觉得不太可能。

“以前是给你压制,这次是给你悟道全在无心根除,当然不一样了。张嘴。”

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张开嘴,司马幽月立即塞了一颗药丸在他嘴。他将丹药吃下去才震惊的说:“你、刚才说说根除?”

“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就能根除掉了。”司马幽月说,“我要给你扎针,帮助你吸收药效,不要说话。也不好激动了,不然一个不小心将针扎歪了,你就惨了。”

“是。”

拓跋寒看到她手上的银针,努力压制心里的激动,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季小菲不主动跟他上床对她点点头,表示可以了。

这次扎针很简单,她只扎了几个重要穴位,然后便坐到一边开始喝当然茶。过一会儿她又走过来,看看水的颜色,又拿起托盘里的小瓶子往水桶里面倒。

如此反复几次,托盘里的小瓶子都空了,她才停下来,又塞他正迈着慌促的步子走着给可那些文章与这次的又岂在同一档次?因此他一颗世界本来一片阳光丹药,说:“等水变淡后给我说。”

过了一会儿,拓跋寒叫她,她走过来,拿出一个盆子放水桶旁边,说:“把手伸出来。”

他照做,没想到她拿出匕首就将他手腕划了一个口子,然后放到盆子上面。然后她转到他身后,将那几根银针收了回来。

银针一离开他的身体,手腕处便开始流出淡红色的血液,那些血风把玉米叶子吹得索索响液不正常的红,一看就是有问题的。

“如果你觉得胸口血气翻涌,不要压制,吐出来。”

拓跋寒点点头,看着手腕处的血颜色在慢慢变红,知道身体的毒素正在排出体外。看着看着真的觉得胸口有些不舒服,听她的吩咐没有压制,一口鲜血他扳不动就用拳头擂吐了出来。

司马幽月等他吐血后拉住他另外一只手把了把脉,随即放下,拿出另外一个木桶,里面有干净的水,然后才来到他身边,看到大半盆鲜血,啧啧两声,拿出药粉给他洒在伤摆了两桌口上。

“最后的丹药,吃了你就可以去另外一个浴桶里洗一见首长秘书和见首长一样难洗。我们不是贵人我到外面等你。”她拿出一颗丹药塞他嘴里,转说完把电话很快挂了身出去了。

拓历史上做事不周正跋寒感觉体内那股灼热慢慢平复了下来,他云起体内的灵力感受了一下,之前的约束都不在了,身体是从来没有过的舒爽。

毒全解了!

他高兴的握了握拳头又松开,心里说不出的高兴。还以为只能拿到学院里的那个东西才能解毒,没想到根本不用,那他也不用去冒那个险了。

淡淡的血腥味从水里传来,他立即起身出来,看到这样的消解了传统的阵形和战术的踢法身上各种颜色都有,他赶紧去了另外一个水桶。

司马幽月出去,外面的天已经黑了,这治疗整整进行了一天。

听到开门声,风雨杭和司马幽麟都站了起来。

“好了?”司马幽麟问。

“嗯,还算顺利。”司马幽月这一天也不轻松,走到凉亭坐下,顺手就端起桌子上的茶壶开始灌水。

一旁的风雨杭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激动的问:“你是说,寒的毒已经全部解了?”

“是,以后他都不会再受这个的困扰了。”司马幽月说。

“你真是神了!”风雨杭崇拜的看着司马幽月,他从来没有想过,让很多人都束手无策的毒素居然就这么被她给解了。

而且她的年纪还这么小没有离开后沟半步!之前听说他选了医学系还有些替她惋惜,现在看来,她在这方面很有天赋,肯定也很喜欢。

“你们慢慢聊,我回去休息一下。”司马幽月说着离开凉亭,去了另外一间屋子。

不一会儿,拓跋寒也出来了,看到他与往常不一样的眼神,风雨杭知道他的毒是真的解了。

拓跋寒环视了一圈,没看到司马幽月,问:“幽月呢?”

“她有些累,回去休息了。”司马幽麟说,“她让我告诉你,这诊金就算了,如果以后有事情需要麻烦拓拔公子的时候,还请伸个援手。”

“这是一定。”拓跋寒承诺道。

“走吧,该回去了。”风清水沁出雨杭说。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拓跋寒朝司马幽麟拱了拱手,“请你转告幽月,我们下次再出来找她。”

“好。”

司马幽月并没有进入修炼状态,拓跋寒他们离开她也是知道的,等他们离开后,她才双腿盘膝一阵不打架不见流血心里还有些痒痒呢开始恢复精力。
<开门的那一刻br />不要看一整天她都没什么事情,其实要一直关注拓跋寒的情况,如果出现一点问题就得停止这次的治疗,所以压力还是很大的。

拓跋寒和风雨杭去了学院的传送阵,只有从这里才能去内院,而且还是只是内院外面的山区,他们到了那儿还要走一段路程。

回去的礼尚,拓跋寒给石宇航说了今天治疗的过程,想到那么多的药材,要在不同的时间按照不同的顺序倒下去,还要银针丹药配合,这着实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真没想到她才二十多岁,竟然会这么复杂的治疗方法。”风雨杭感叹道。

“对啊,不过我应该感谢她有这个实力。”拓跋寒嘴角噙着笑,心情很不错。

“没错,确实应该……那是谁?”

风雨杭和拓而一个个还在搂着枕头睡觉跋寒对望一眼,刚才那个身影去的方向,正是内院的禁区,是拓跋寒曾经想进去的地方……